该在哪里终结

 

有时候真的做不出什么行动来

不知言语所谓

不懂为何求索


是处于相对两无言?不过是在压抑自己内心的种种渴望,那些必须基于付出的渴望。那种沉重将我的唇齿粘牢,除去嗯嗯啊啊的支吾,再答不出什么。这样在你眼中映射出的自己,是被厌恶,也应该被抵制,但因厌恶便连多余的话也挤不出来了。


如果能细数移动的白云,能望遍无尽的山野,清透的细微呼吸,空白的软绵身子......

挽着你的臂膀 靠在你的颈弯


无言

这才是我的所想

 

一直在逃避组织语言这件事 偶尔想起几次 也耐不下性子多说几句话

糖醋炸鳕鱼丼

海瓜子炊饭

不用花时间腌制的~低温炸鸡块!

缓解疲劳~提升精力的苦瓜料理!

意大利风味的拉面🍜 

 

她不喜欢 却不明确拒绝… 这是属于她的标签 🏷️ 只能选择接受

 

天生会向别人要糖的孩子,自来都不太会消化自己的悲观情绪。将这些消极感转嫁给他人,才是真正的坏人吧。

 

生活,是你一个人的孤军奋战

什么时候,你会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呢......


:“ 很多时候”

周日的天气变得很彻底,下午从家返程的路上刚抹过额头的汗珠,晚上却在室外缩手跺脚。

扬言接下来要开始减肥的自己,硬是抓着最后的期限,一边瑟瑟发抖一边舀着冰淇淋。连冷漠的行人,都忍不住咂舌。可这不正是那些扬言“明天开始”减肥的人,会做的事情嘛......heng

以上种种恶劣行径导致了第二日的感冒。一直以来,我都以为感冒是件小事,一年到都是个人都会感冒的吧,可还没真想到,自己越大,感冒越是件难以忍受的事。

2018年大概感冒了四次,19年不过才到了四月初,就已荣幸中招四次。很明显体质再一次降低。四五年前得...

 

感觉自己描述的画面感不够 ,有点想把自己重要经历画出来,因为记忆它会自己篡改…

 

最后一个工作日 此后皆是生活

2019.03.29最后一天上班。自打周一提出离职的事,令人叹为观止的“冷暴力离职对待”就开始了。虽然是老板,但是很不想这么称呼他,毕竟这么令我厌恶至极的人还是少见。

他在我们圈里的外号是“一坨”,没错“一坨屎的一坨”。

所谓冷暴力离职对待,可以分为三个阶段。

第一阶段,离职时候会先甩锅,明明一年多自己学习的东西,被对方称为“辛苦培养后想跑就跑”。接着死咬住嘴,不答应确切的离职日期,最后嘲讽语气说“我们以后也不是不联系,你也不能把你学的东西藏着掖着”......

第二阶段,在你很耐心并且按照自己的节奏对接新人时,一坨就会插进来,在他不了解的项目上指手画脚,“随机抽测”还没对接到的事情,...